红烧豆腐干 - 第1章 马六屯关家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 作者:红烧豆腐干

    第1章 马六屯关家

    “老三,快,快回去。你家丫头在山上摔了,刚刚搬回家。”

    正在修水渠的关有寿一听了这大喊声,顾不上先跟队长请示,扔下手上铁楸,一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马家小子,咋回事?咋咋呼呼的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身为关老三的结拜兄弟马振中此刻没心情理会乡亲们,疾跑到队长前面,弯腰双手撑着膝盖。

    缓了口气之后,他连忙拱手,“大伯,我知道你有带公章出门,给我开个证明吧。安安这丫头可是我干闺女,等于你亲孙女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队长马庆国紧皱着眉,拉他走回临时搭起的茅草棚,忍不住嘀咕,“不是让这些孩子少上山?咋又偷溜进去?小丫头片子真不让人省心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我替老三谢你啦,牛车我也拉走了。”话还没说完,马振中抢过证明,人影子都已经跑远。

    不愧是他亲大伯,够仗义!

    关有寿一路飞奔,半路上就被赶来的马振中追上。

    “老三,别急,快上车。”

    关有寿嫌弃地瞥了眼慢吞吞的牛车。

    “瞧啥呢?我刚故意说严重点,要不然你能脱身?弟妹已经请村里老大夫,说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    那么高的山沟子摔下来,幸好只磕破脑袋,孩子失血过多,醒了就没事。回头我给你送些鸡蛋让孩子好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关有寿一听这话眉头皱得更紧,脑袋可是大问题。“不用,你家孩子比我多。大中,帮兄弟一把,倒回去开个去县城的证明,我跑得快,先跑回家。”

    见他一说完急着跑远,马振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摸了摸裤腰带,这点钱不知去县城医院够不够?

    关有寿还没跑进家门口,就听到打闹声。

    院子里他媳妇和家里大嫂已经打成一团,还有老大家的俩小兔崽子居然压着他六岁儿子揍。

    气得他大步一迈,大手一抓,将两个侄子一甩,拽住大嫂头发一拖,“都当我关老三是死的!”

    “丧良心啊,小叔子打嫂子。关老大你个孬种,你媳妇儿子被揍了,你还睡,你个窝囊废……”

    关有寿将手上的头发紧紧扯了扯后一扔,抬腿双眼一瞪,再吵老子踢死你!他扫了一眼周围:很好!全躲着看好戏。

    关有寿拉起媳妇,抱起儿子就往自家屋里跑,“你妹妹醒了没?你娘这个没脑子的还闹啥闹?”

    “爹,我娘找爷奶要钱,大伯娘不给,还拽住我娘,说不是马爷爷已经瞧过了啊,一个小丫头片子真要死了就算了,还花啥钱,我娘一生气,俩人打上了,我想帮我娘,三哥他们就过来揍我。”

    关有寿闻言眼神一黯,“以后别喊他们三哥。你是爹唯一儿子,你只有妹妹,没有其他兄弟姐妹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也不喜欢他们。他们就爱欺负我,你没在家,他们还想抢我菜团子,妹妹一定是饿了才上山。”

    关有寿放儿子在炕上,心疼地看着炕上一小团,伸手放女儿鼻子底下,感觉到呼吸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紧跟其后的叶秀荷连忙说道,“孩他爹,我信不过马大爷,这可是脑袋,咱们是不是该送安安去医院?”

    关有寿摸了摸女儿皮包骨脸上的血迹,暗自叹了口气,挺直腰拔腿就往外走,“我去找娘,你先收拾两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娘,娘她……”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走到房门口的关有寿望向已经空无一人的院子,咬了咬牙,“快收拾,得趁天黑前赶到城里。”

    正房东屋炕上坐着一位妇人,暗灰色的粗布麻衣上带着几个黑色的补丁,头发梳理的很是整齐,一个简单的圆髻扎在脑后。

    她身旁的男人正磕了下手中的旱烟杆子,见到儿子掀起门帘子进来,干瘪的嘴在烟嘴上使劲啜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爹娘,我要带孩子去城里。”

    关大娘叹了口气,“老三,别怪你大嫂,家里是真没钱,你马大爷都说了孩子没事,你就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,我就这么两个孩子,每天累死累活就想让他们吃个半饱,可娘你看到了没?

    孩子在家被欺负的连个菜团子都吃不上,都饿得进山找吃的。娘,我求求你了,我不想孩子走了也要当饿死鬼。”

    关大娘张了张嘴,瞥了眼老伴,“可咱家真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关有寿讽刺地看向父母,“没钱?不说咱们家老底,就我两口子赚的工分花在谁身上?整天躺在炕上说腰疼的老大,还是嘴里摸了油的老幺?”

    关大爷怒喝一声:“老三!”

    “爹,你就是揍我也没用,我不干了!凭啥我得去修水渠,除了二哥,他们个个能闲得打我媳妇孩子?”

    “老娘们的事情你瞎掺和啥?”

    关有寿果断扭头看向关大娘,“娘,你不给也没啥,我去借,这还没分家呢,借了总得你们还?”

    “老三,你马大爷治好了多少人,他说孩子没事一定没事,别折腾你娘了。谁家孩子不是流血了摸一把灰止血。”

    “娘你也是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看着一声不吭的父母,关有寿失望的摇了摇头,掉头离开。他不是他傻二哥,只管傻干活,却不懂自家有多少家底。

    他们关家是外来户,可跟普通逃荒人家不同。

    二十年多前他爹娘拖家带口的逃到至此。不说原本家底,就他爹不止会打猎,还会一手木匠活。

    就是前几年饥荒,老爷子还偷摸着带他进山,根本就没将主家赏赐的首饰和私下攒的大洋换了口粮。

    他爹偏心着长子长孙呢。

    关有寿恨恨地瞪了眼大哥关有福的西房一眼,啐了一口,转身往后迈进自己屋里,对着盯着自己空手而失望的妻儿。

    他挤出一丝笑容,合上门后,“嘘”了一声,示意媳妇守在门口,他自己则上了炕,踩在红色大木箱上摸向墙角取出一小团东西。

    握着东西,他看了看女儿,咬了咬牙塞进裤腰带,抱起孩子,对着窗户大声地嚷道,“孩子他娘,咱们走,我找振中借钱。”

    叶秀荷皱了皱眉,朝一旁发愣的儿子指了指嘴,拎起收拾好的包裹皮往肩上一甩,抱上儿子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也是恰巧,出门时马振中正赶着牛车抵达,一家人上了牛车,关有寿再次扭头看向空无一人的家门,眼神黯了黯。

    牛车一开跑,叶秀荷放松了精神,捅了捅自家男人,指了指他腰部。这包的一团都有啥,哪来的,咋她都不知道?

    关有寿微微摇了摇头,抱紧怀里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爹,我妹妹疼哭了。”

    第1章 马六屯关家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