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燎 -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:丧礼 我是半妖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陵天苏走后,院门重新合上。

    秦紫渃手捧短刀,深深吸了一口气,面上好不容易通过镇定对话而散去的红意顿时如充血一般涨红起来,她羞恼地瞪了一眼小鱼儿:“臭鱼儿,口无遮拦也要有个度啊!”

    小鱼儿一脸委屈:“我又没说谎,公主殿下您本来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说!”

    小鱼儿怔住了,因为此刻秦紫渃面上神色竟是动了真怒,眼底的怒意甚至压过了面上的羞意。

    只见她做了几个深呼吸的动作,才将面上绯红压下,目光幽幽地看着小鱼儿,语重心长道:“你何时变得如此精于心计了?”

    小鱼儿血色尽褪,讷讷不言。

    秦紫渃继续道:“方才我同世子殿下说你尚且年幼,不过是说于他听的,你自幼便生于皇宫内院之中,比谁都知晓祸从口出这个道理,若你当真是一时口不择言,你以为世子殿下会动真怒?”

    小鱼儿面色愈发难看苍白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并非绝情寡淡之人,可是他几次三番想要驱逐容家小姐离开王府,并非没有道理,平日里我便叫你莫要与她过于亲密,她虽是官家小姐出声,却将后宫妇人那些手段学习得淋漓尽致。”秦紫渃手指轻轻摩挲着伤口间的软帕,眸光难得有些严厉。

    小鱼儿一下哭出声来,抽噎道:“公主殿下莫不是以为小鱼儿是为了自己?”

    她这是心疼公主啊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她习惯孑然一身,独自炼器,与世隔绝,难得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,却是不敢爱也不敢言。

    眼见着那位世子殿下身边女子越来越多,她仍是淡听天命,不争不抢。

    既然公主不争,那她小鱼儿便替公主争一会儿好了。

    世子殿下之所以娶世子妃,是出于义理与责任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凭借当初那点子破事,但凡他是个男人,心中多少都会有些推不掉的责任。

    可是,公主看出了她心中的想法,并且狠狠的将她斥责了一顿。

    院中起了大风,薄雪寒凉,亦如秦紫渃此刻生冷的面容。

    她道:“你当是知晓,昨夜是世子与世子妃的新婚之夜,他们才是这里的新人,你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世子身上,与在他身上增添负担又有何异。

    你只看到我暗慕世子心伤疲倦,可你可曾见到这两年间世子妃又是过的又是怎样的人间疾苦,她自是当得起世人一声尊称‘世子妃’,更当得起他的一声‘娘子’。”

    她眸光微凉,不同于往日的柔美温和,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责任这种东西,永远都只是责任,纵然是重如金山的责任,与我而言,远不及一寸微毫真心来的美好。如意郎君,从来不是依靠这些小手段争来的,须得他真心欢喜,你握得越紧,反而他离你更远。你当真以为世子殿下有如此肤浅,是因为责任才娶的她吗?”

    看着薄雪纷飞中的美丽女子,小鱼儿久久不能言语。

    ……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隔四个月,陵天苏再次见到了这位容家小姐。

    “容大人死了。”这是他看到她说的第一句话,已经不能用开门见山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他的耐心仿佛在这一年间里,尽数用来了轻衣身上,对于从旁无关紧要之人,他极其吝啬口水,说是直接开门劈山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容家小姐先是一愣,似乎极为意外陵天苏时隔许久,突然登门造访。

    待她反应过来,面上扬起微笑,替他斟茶倒水:“昨夜不是世子殿下与世子妃殿下的新婚之夜吗?何以一大清早就来看我了?”

    陵天苏目光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窗外快到中午的天色,主动忽略了她那一句‘一大清早’:“容小姐,方才我说的话你可以有听清,还是说认为我在同你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容家小姐,坐在案边,手掌托腮,一脸倾慕花痴的模样凝望着她:“虽然世子殿下很想让我离开王府,但也没有必要编造这样的谎言来诓我回家,爹爹六日前去世的,第二日我便受到家中来信了,不必劳烦世子殿下特来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花痴是一种病的话,这家伙怕是已经到了病入膏肓,药石无灵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竟然将自己父亲的死讯,如此轻描淡写的吐露出口,仿佛去世者,不过一个无关紧要之人。

    陵天苏缓缓压低双眉,心道这容家小姐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难缠:“尊父头七都快过了,容小姐难道不打算回家看看?”

    容家小姐给出的理由十分强大,让人无从辩驳:“我听说爹爹他死因比较奇怪,与很多年前,尧国的一场魔疫病十分相似,如今整个容家都被圈禁隔离起来,里面的人出不来,外者更是不得轻易进入,我若是这个时候回去守灵,不过是给家里人带来没必要的麻烦罢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是容家小姐在说这话时,眼中情绪实在是过于平静了些。

    陵天苏看了她片刻,随即说道:“若我带你回去,自是能够随意进出的。”

    容家小姐灿然一笑:“若能与世子同行,是容秀莫大幸事。”

    户部侍郎容房逝去已有五日,死于双头疫。

    自六十五年前,双头疫爆发于尧国的那场大饥荒,几度泛滥于九州,一国之祸,导致九州沦陷。

    一年前的尸瘟毒事件,虽是可怕绝望,却也控制隔离得及时,在骆轻衣的牺牲下,及时研制出了尸瘟毒的解药,从而破解危机。

    而六十多年前,患此双头疫症者,无一人生还,皆投放于天坑之中,焚烧火化。

    纵然是当年的尧国君主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双头疫,众所周知,本是无药可解,虽后得一名无方青年控制疫症,并未导致九州彻底沦陷成为一片赤鬼绝域。

    那名无方青年身死之后,双头疫也已经彻底消失在了九州之上,且无人知晓那医道青年是如何控制疫症,亦未留下任何破解双头疫的药方或是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如今如此古怪的症状竟然在京都之中爆发,虽然数量不如当年尧国那般恐怖泛滥,数量极广,两个月以来,真正死于双头疫者,不过双掌之数。

    可是此症一现世,便引来了罗生门极大的重视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当今发生的双头疫,似乎远不如六十五年前那般具有极强可怕的传染性。

    户部尚书容房死去五日,尸体上的两颗头颅都化脓发臭,也不见家中其他人感染此病。

    当陵天苏携领着容家小姐来到容府之时,早已是素缟一片,悲恸哭声断断续续,白绫纸钱纷飞,偌大的庭院沉浸在一片萧瑟与悲伤之中。

    飘雪未止,容大人尸身并未安置在灵堂之中,竟是就安放在了露天的院中。

    一张方桌,一卷凉席,诡异而不祥的恶臭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木鱼诵经之声从未断绝,万法寺请来的四位得道高僧分别盘膝坐于尸体四方,四枚金刚降魔杵插于身前大地之中,神圣纯净的渡化金光自降魔杵内依次相接,形成一张半圆形的强大法阵,将容房的尸体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尸体阵光五尺范围以内无人敢近。

    在悲恸的哭怆声里,时而传来细弱刺耳的嘶哑厉声,宛若恶鬼垂死时的不祥诅咒。

    陵天苏侧眸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姑娘,想看看她对于自己父亲的死究竟是做何反应。

    却是不曾想,她此刻竟是并未去看场中父亲的凄惨模样,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侧脸瞧,仿佛不看出一朵花来,誓不罢休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姑娘……当真是这般没心没肺吗?

    许是看到陵天苏蹙了蹙眉,容家小姐这才收回视线,将目光投放于那卷凉席之上。

    她面上流露出一抹晦暗的怅然:“世子殿下一定很好奇,为何此时此刻,我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,那边躺着的,分明是我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陵天苏没有与她多加言语,对于不感兴趣之人,他往往会收起自己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度步跨越过金色阵光。

    降魔杵布下的大阵是用以降妖除魔,涤净秽气邪祟。

    陵天苏所说体内流有一般妖族血统,可他早已修成小木仙灵体,且主修圣族功法昊天心经,这四名高僧所布下的降魔阵,似是对他不起分毫作用。

    入了阵内五尺范围,那股不祥的恶臭愈发清晰逼人,腐烂邪恶的气息宛若摄人魂魄,夺人肉身。

    纵然尸体冰冷五日,死绝死透,在高僧诵经超度之下,那股邪恶的气息仍是久经不散。

    陵天苏自是不惧这气息,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隐忍的轻唔,他转身回首,意外发现容家小姐竟是紧随而上,入了阵内五尺范围。

    他重新审视般地将她细细打量了一番,只见她柔美的面容带着几分难忍的菜色,似是要被这股邪恶的死亡腐朽气息侵蚀同化。

    她面色苍白得吓人,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捏住陵天苏的衣摆,神情微微有些无助。

    陵天苏无奈,展开气场,将她包裹,杜绝了那股凝重的邪恶赤鬼侵蚀,这才面色稍有好转。

    陵天苏看了一眼院子里那些哭得悲天动地的妾室儿女们,一副肝肠寸断,恨不得立即随君而去的悲痛模样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