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娇与高冷 - 第 16 章 海王她也想快穿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御宅屋排行榜

    自打楚铭跟林暖暖领了结婚证以后,他开始频繁找林暖暖要钱。

    一开始林暖暖还对他颇为信赖,可当她一笔又一笔的钱投进去却始终得不到回报的时候,她就开始对楚铭有所怀疑了。

    当她提出质疑后,楚铭又说公司最近出了一点小问题,拿不出钱来,要用楚市企业的股权来抵押她投给他的钱。林暖暖不懂商业,她只知道上辈子楚氏一直顺风顺水,没出过什么问题,当即就同意了楚铭的提议,在股权让渡书上签了字,还从林父那边要了一笔金额不小的钱,一起投给了楚铭。

    林父虽然知道楚家最近几家大公司股价在跌,但他对于楚家内部出现的问题并不知情,还以为对方只是一时出了点小毛病,有了资金投入很快就能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谁知,两个月过去了,楚家的股市持续下跌,一直就没再涨回来。

    之后没几天,楚氏企业内部一个大董事抛售股权的事不知从哪儿传了出来,大家这才知道楚家出了大问题。

    而这时已经被拖下水的林家想要全身而退,就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以来,林暖暖为了获得楚氏企业的更多股权,不仅把自己跟母亲所有能动的资金都砸了进去,还从林父那边要到了不少,前前后后投了一个多亿,这对她而言并不是笔小数目。

    得知消息后,她匆忙赶去公司找楚铭,却被楚铭的秘书告知,他今天一早就有事出国去了。

    林暖暖头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事,直接急晕了过去,又一次被送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时,看见红着眼眶的母亲跟站在一旁连连叹息的父亲,顿觉不好,她刚小声喊了句,“妈。”

    她妈就直接站了起来,指着她的鼻子痛斥道:“我没你这种吃里扒外的女儿!”

    林暖暖惊了,虽然从小她妈对她就不算太好,但自从她重生带她妈进了林家大门以后,她妈就一改往常的态度,平时对她那叫一个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如今突然从她口中听到这样的话,林暖暖心里那叫一个委屈。

    她小声为自己辩解了一句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?你还骗我说,只要投钱给你就能赚更多回来,结果呢?楚家现在都倒了,楚铭更是直接跑了个无影无踪……你知不知道我们赔了多少钱?啊?”

    随着她母亲一连串的痛诉,林暖暖从她的话语中拼凑出了现状:楚铭骗了她的钱跑路了,而楚氏集团现在已经倒闭了。

    她内心很是抗拒去接受这个结果,不敢置信地喃喃了句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林父板着脸,冷声讲述着事实:“楚家从一开始就是处心积虑的在骗婚,为得就是林家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楚家那么有钱,怎么会说倒就倒了呢,爸,妈,你们别跟我开玩笑啊!”

    林暖暖声音弱了下去,似乎已经在父母亲的谴责下开始渐渐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*

    《南风不渡》剧组在今天上午正式杀青,中午,刘导包了酒店三楼的餐饮部聚餐。

    饭桌上,刘导拉着副导演叭叭个没完,女一秦佩坐在旁边给他们倒酒,时不时加入话题跟他们说上几句。

    林烟烟则悄咪咪,溜到了大厅角落里的沙发上,捧着手机玩起了消消乐。

    尚弈尘跟男二聊完天以后,环视了好几圈,才发现她躲在角落里玩手机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最后还是径直朝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烟烟姐,玩什么呢?这么专心。”

    “消消乐,”林烟烟头都懒得抬一下,直白且冷漠地问了句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林烟烟抬眼看他,后者笑得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,“我晚上要开直播,你能不能来我直播间当嘉宾啊?我刚跟秦佩姐说,她已经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同意了不是正好?你两直播我凑什么热闹?有我在,你们还怎么炒cp?还是说,弟弟,你想给你粉丝表演一个左拥右抱?”

    尚弈尘:……难搞哦。

    林烟烟语速极快地怼完人,继续低头打游戏,当做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被她就这么无视的尚弈尘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其实林烟烟本来对他并没这么排斥,但在剧组拍戏的这两个月以来,尚弈尘每天晚上都故意找借口(比如:搭戏,借东西,约游戏等等),跑去敲林烟烟酒店房门,将她的好事全给搅黄了,害得林烟烟到现在都没把萧珩跟江承允给吃了。

    因此,她现在只要一看到尚弈尘就能想起,那天晚上,他们四个人面对面相顾无言时,她提出:“不如,我们打麻将吧?”这件事来。

    003对尚弈尘的态度则跟她完全相反,甚至还在这时候帮着他说话:“宿主啊,我看尚尚也挺可怜的,反正你晚上也没什么事做,不然就去陪他玩会呗。”

    林烟烟止不住冷笑,[谁跟你说我晚上没事了?]

    “嗯?你晚上有什么事?我怎么不知道……”003一头问号。

    [我晚上要去□□做的事,你管得着吗你?]

    003:……

    它总觉得它得劝一下宿主,毕竟它还是个只有一级的宝宝,有些话听不得……有些画面看多了,可能还会宕机。

    “宿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烟烟姐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,尚弈尘跟它同时开了口,林烟烟眯了下眼,正好一局消消乐结束,她收起手机,坐直了身子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凑到跟前坐下,轻声问:“你是不是生我气了啊?”

    林烟烟矢口否认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。”他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还问?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呛,尚弈尘明显顿了下,他语气弱了两分,撒娇似得说:“是不是因为我总坏你跟我哥的好事?那、我补偿你嘛~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少来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早就想上位了,说得那么好听!”

    被林烟烟直白地揭穿小心思,尚弈尘非但没觉得不好意思,反而笑得更欢了,一脸跃跃欲试的问:“那你就说,行不行嘛?”

    003:“……”千算万算,没算到尚尚也想进鱼塘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林烟烟想都没想,斩钉截铁直接给他拒了。

    尚弈尘备受打击,噙着泪花,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,少年音带着点委屈,“你怎么连犹豫都不带犹豫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

    林烟烟唇角微微弯起,语气带着点俏皮,“我就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烟烟姐,你欺负人!”尚弈尘咬着下唇,脸上的小表情很是丰富,生气、可怜、纠结统统都有。

    林烟烟却只看出两个字:色气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她第一次在微博上搜索尚弈尘,看到那张他咬着下唇的照片时,她就觉得这美少年有点色气,现在直面了真人版,她觉得…对方这色气的感觉好像更重了。

    她喉咙有点发干,下意识地舔了舔唇瓣,耳边传来少年,轻到几近于无的一句话,“烟烟姐,你这身体倒是比嘴诚实多了。”

    林烟烟心想,她这是被勾.引了吗?

    啧,现在的男孩子怎么都这么不矜持?

    一个二个的,比她还想爬她的床。

    林烟烟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:“虽然你跟小江不是真的表兄弟,不过性格倒是真挺像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尚奕尘眼神明显变了一瞬,但他掩饰的很快,要不是林烟烟比较敏锐,估计压根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刘导跟秦佩一起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刘导,秦姐。”林烟烟笑着打了个招呼,她跟秦佩在剧组里一向属于井水不犯河水,倒是一直也没发生过什么不愉快。

    “烟烟跟尚尚聊什么呢?我看你俩倒是挺投机的。”秦佩保持着礼貌的微笑,随口扯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尚弈尘笑着搭话:“没什么,就是我在给烟烟姐讲笑话。”

    谎话精就是谎话精,谎话真是张嘴就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秦佩应了声,面露犹豫地将话题转到另一件事上,“烟烟,我跟刘导其实是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秦佩看了眼刘导,示意让他来开这个口,刘导会意点了下头,稍稍压低了声音跟林烟烟说:“烟烟,你最近要是没事就尽量别出门,我刚跟秦佩在送制片人下去的时候,在楼下遇到了个关系不错的记者朋友,他跟我们说林暖暖这里好像出了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刘导指了指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林烟烟会意点头,他继续往下说:“她逢人就说,你是楚铭的老婆,还说你们联手骗她钱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尚弈尘听到这话,反应比林烟烟本人还要大。

    还好他们这边离人群比较偏,尽管他声音大了些,也没人注意到,尚弈尘四下望了眼,松了口气,小声说:“难怪你说她脑子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嗐,虽然这种事说出去,有脑子的人都不会信,但是烟烟,我跟刘导还是觉得你最近得避一避,免得莫名其妙被牵扯进去。”

    秦佩说完这话,见林烟烟没反应,觉得有点尴尬,毕竟她们确实不算熟,她跑来说这话是有点不太合适,要不是因为林暖暖做人嚣张,导致她跟林烟烟有点同仇敌忾的意思,她也不会想着来提醒她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为自己解释几句,以免林烟烟误会的时候,对方开口了:“她脑子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刘导:“?”

    尚弈尘:“??”

    秦佩:“???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