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娇与高冷 - 第 15 章 海王她也想快穿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御宅屋排行榜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了?”

    林烟烟并不上他当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怎么一点都不反抗呢?”尚弈尘理直气壮地反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看你太可爱了,有点舍不得。”林烟烟实话实说,并在尚弈尘没反应过来之前,替他将肩膀上的长发捻了起来,她随手将头发丢在地上,抿唇而笑:“我这人比较喜欢掉头发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尚弈尘脆生生地应了声,刚才那点小得意这会儿已经在记起林烟烟身上的香味时散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舔了下唇瓣,被林烟烟发现,极轻地笑了声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脸有点发烫,手攥着裤子边缘,凉声说:“你还是好好想想,待会我表哥来了,你怎么跟他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“解释?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!”尚弈尘笑得天真无害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强吻的我吗?我需要什么解释。”林烟烟面露诧异地回了他句,旋即,一脸镇定地走到旁边的沙发上落了座。

    随手拿起桌边的剧本,再次低头研读起来,被无视的尚弈尘缓缓打了个“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个绝色美少年站在这,她跑去看剧本?

    尚弈尘不服气地一屁股坐到了床上,重新找回他的手机,开始噼里啪啦地打字发消息刺激江承允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释放低气压的江承允冷冷地盯着手机屏幕,那眼神就像要把屏幕给盯穿个洞出来似得。

    开车的立哥频频抬头从车内的镜子里中观察江承允的状况,越看他忧思就越深,这小子好像是要玩真的啊!

    突然,低气压爆发了:“尚、弈、尘!”

    吓得立哥差点来个急刹车。

    立哥平复了一下自己受到惊吓的小心脏,缓声给江承允打预防针:“承允啊,你冷静点,大家都是兄弟,你待会有话好好跟尚尚说,尽量别动手,实在不行,那就记着千万别打脸!”

    上次打了脸,他就差点被尚弈尘公司告。

    这次看起来好像事态更严重,也不知道那个小祖宗又怎么气到他家顶流了。

    等江承允气冲冲地赶到现场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:

    尚弈尘那小子乖巧地坐在一旁玩手机,林烟烟正跟萧珩就演技方面,进行着交流探讨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单纯在讨论如何提高演技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林烟烟理解,萧珩还亲身示范给她看。

    三人之间的相处看起来竟诡异的和谐,这点是江承允万万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尚弈尘喊了他一声,抱怨道:“你动作好慢啊!”

    立哥尴尬地杵在一旁,他原本非要跟过来的目的是为了劝架跟拉架,可照现在这情形来看,这几个人似乎压根打不起来?

    “这什么情况?”江承允怕打扰到正在讨论正经事的两个人,只好低声询问尚弈尘。

    后者弯着唇回了句,“就你看到的情况呗!”就是这个臭不要脸的老男人跑来敲门,坏了他跟烟烟姐深入交流的好事不说,还耍心眼子,用教演戏这种烂借口抢走了烟烟姐的关注。

    林烟烟跟萧珩的讨论告一段落,抬眸扫了眼正在低声说话的兄弟俩。

    萧珩显然也注意到了江承允的到来,毕竟是才合作过的演员,他在对方看过来时,冲他点了下头,勉强算是打过招呼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他跟林烟烟说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路上慢点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萧珩,尚弈尘眼珠子左右一转,也拉着立哥说有话想跟他说,带着他出了林烟烟房间。

    他们一走,房间里就只剩下江承允跟林烟烟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江承允见林烟烟没有要跟他解释的意思,只得自己主动问:“尚弈尘他,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林烟烟仰着脖子,故意露出衣领里的那些痕迹,随意地回了句,“应该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应该是!”

    江承允紧紧盯着她脖颈上的痕迹,气氛有些微妙,“你还挺配合他。”配合他故意气我。

    她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下一秒,肩膀上一疼,她被他摁着肩膀圈进了怀里,他声音有点沙哑,“别这样,我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不是你表弟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江承允低垂着眼眸,长长的睫毛在她额头上轻扫了几下,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我是个孤儿,哪来的表弟。”

    她默了一瞬,了然道:“他也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楚铭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他抬眼望着天上的月亮,身旁的经纪人低声问:“我们现在是直接回楚家?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医院吧!”楚铭低下头,用手背抹了把流着虚汗的额头,他想楚家现在应该也巴不得他赶紧去医院哄林暖暖。

    经纪人为难的说:“医院去不了,那附近现在到处都是狗仔,他们这会儿正守着林小姐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没出什么事吧?”楚铭眉头深锁,他没想到会有人打电话报警,说他伪造假证,害得他被警察盘问了半天,最后得知他只是买了个假证,警方又要求他配合去抓那个造假的人。

    一直折腾到这会儿才出来。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不太好。”经纪人踌躇着,不知道该怎么跟楚铭解释他这个不太好的含义。

    好在老板早就清楚林暖暖的性格,倒也没太为难他,只说:“那我们先回楚家吧!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接到楚铭来电的林暖暖,在医院里大发雷霆,“什么?你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出来了为什么不来看我?”她嗓门极大,就连走廊里来回走动的护士们都听得见,纷纷朝她病房的方向看。

    信息时代,护士们可都吃了早上的惊天大瓜,这会儿听见林暖暖大声嚷嚷,感兴趣极了,恨不得趴到她门上去听八卦,好在她们的专业素养克制住了她们这股扒门的冲动,只是难免对林暖暖的聊天内容多增了些关注。

    “暖暖,不是我不想去看你,医院附近都是狗仔,我们这两天事情已经够多了,别再因为这点小事又让人抓住把柄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楚铭苦口婆心的劝着,实则一直忍着脾气没发。他眉头深锁,攥了几次拳最后都还是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大不了,我们就退圈好了!”林暖暖说着说着,大声哭了起来,“楚铭,你是不是舍不得你影帝的身份?你根本就不爱我!”

    楚铭被她哭得头大,可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哄她。

    在长达一个小时的甜言蜜语,并答应现在就立刻去医院陪她后,楚铭终于在林暖暖的同意下,精疲力尽地挂了电话,他坐下歇了两分钟,就拿了外套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名声已经毁得差不多了,必须稳住林暖暖,不然他所做的这一切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楚铭跟林暖暖在民政局门口被人拍到,上传到了微博,营销号又开始带新一轮的节奏,楚铭被网络喷子疯狂口吐芬芳,他的粉丝也有不少因为这件事脱粉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出现在民政局门口,就代表着他之前微博发的结婚证是假的这件事成了实锤,再也没办法洗了。

    欺骗网友说假话,还买卖假证,这在圈内属于性质恶劣,人品有问题。

    小视频的事再一次被网友们翻了出来,楚铭选择装死,不再发微博澄清。

    他没了圈内的活动,干脆去接手楚家的烂摊子。结果,不接手不知道,一接手吓一跳,楚家已经被人玩得半死不活,更可怕的是,他们到现在都没查出来针对他们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楚铭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萧珩,可惜他左查右查也没查出萧珩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坐在电脑前摆弄着股市的林烟烟,看着楚市企业手底下几个大公司的股价全都开始拼命往下跌,笑弯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这几个人办事靠谱。”

    003一脸疑惑:“哪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认识,反正就是商业杂志上那几个大鳄?”林烟烟随口回了句。

    003却觉得更奇怪了,“你认识他们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”林烟烟说话大喘气,003刚准备问‘你都不认识他们,他们怎么替你办的事?’,就听见她又说:“不过我黑进了他们的个人邮箱,让他们帮我搞楚家,不然我就把他们存在电脑里的商业机密卖给他们对手。”

    003:“???”

    听听,人干事?

    “当然,我只是开玩笑的,不过其中一个试图追踪我ip的,不仅没查到,他家股市还被我搞崩盘了,所以,剩下那几个就乖了。”

    003:“???”

    能不能不要云淡风轻的说出这么吓人的话来啊?

    003现在心态有点崩,它觉得它不能再放任宿主这么胡作非为下去了,不然这个世界迟早得被她玩崩。

    思及此,003用它那略微有点卡壳的电子音轻咳了两声,好声好气的说:“宿主,我跟你商量个事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林烟烟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,随手拿起桌边新买的水果拼盘,开始一块一块往嘴里塞,她是真的很喜欢吃水果,因为美容又养颜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下次做什么事之前,能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?”

    就连她几时黑的别人邮箱,它都不知道,这岂不是显得它很不敬业?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跟你商量?”林烟烟诧异:“难不成,你能给我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来吗?”

    再一次被宿主鄙视了的003:……

    它不该,它就不该跟没有心的宿主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统生艰难。

    “而且,你要的‘打脸’效果,我应该已经超额达标了才对。”林烟烟特意咬重了打脸两个字,让003觉得自己有些脸热。

    它不得不承认,跟它的笨办法比起来,确实是林烟烟的方法打击得更加精准到位些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这个‘打脸’任务还未完全完成,但完成它也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    林烟烟忽然间想起什么,赶忙问它:“我要是提前完成了任务,会不会直接被传送到下一个世界啊?还是说,我可以自由选择停留或者离开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003开始支支吾吾起来,它一直磨蹭到林烟烟耐心用光的前一秒,才回答说:“因为我等级太低,所以咱们只能停留到原主死亡后,才能自动脱离世界。”

    林烟烟眉梢微挑,“等级太低?”

    003声音逐渐变弱:“嗯,我才一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废物就是小废物!”

    003:“qaq”我好想反驳她,可是她说得是实话!

    大家都是第一次快穿,凭什么就你一个人开了挂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林烟烟(挑事精):解释是不可能解释的,给他看看你干得好事才是我喜欢做的事。

    感谢在2020-09-07 15:31:19~2020-09-08 19:46: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扣扣 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