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娇与高冷 - 第 14 章 海王她也想快穿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御宅屋排行榜

    可听完她解释的小周却更加疑惑了,心说,难不成她林姐真的瞒着她偷偷谈了恋爱?

    虽然她看不清这位‘朋友’的脸,可单从对方高大修长的身形跟周身气质来看,就知道他应该是个帅哥。

    见小周站着没动,林烟烟干脆多解释了一句:“普通朋友。”

    被看破内心想法的小周连忙尴尬转身出去守门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可真大?这都敢混进来。”

    林烟烟漫不经心地扫视着眼前打扮成工作人员的萧珩。

    萧珩将口罩的一边放下挂在耳朵上,很是随意地坐到了林烟烟旁边,视线落在她脸上,轻声问:“看你脸色,昨晚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她顿了下,又问他:“怎么混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刘导早上带我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林烟烟心思转了几转,还没来得及试探自己脑中一闪而逝的那几个猜测。

    就听见他解释说:“我昨晚本来问了刘导你的房间号想去找你,结果在门口看见了楚铭。”

    这么没分寸的事,他原本是不打算说出来的,可他又担心林烟烟误会,索性跟她摊开了讲:“刘导那边你放心,我跟他关系很好,他不会到处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烟烟懒懒地应了声,随手抓起桌子上的剧本低头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森然要撤资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萧珩这话成功引起了林烟烟的注意,她恋恋不舍地将视线从剧本上移开,抬眼望向他,狐疑道:“撤资?”

    “对,林暖暖昨晚打电话给刘导说自己要退出拍摄,然后勒令森然娱乐撤资,把刘导气了个半死,现在《南风不渡》的投资商是我。”萧珩说这话时,目光灼灼地盯着林烟烟的眼睛看。

    “所以?”她笑弯了眉眼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你不打算讨好一下金主爸爸吗?”

    林烟烟往前凑近了些,用食指轻挑起他的下巴,语气暧昧的问:“怎么讨好?”

    不等萧珩回答,她又自问自答地说:“是要我晚上把自己洗干净了打包送您房里去呢?还是您想现在把我就地正法了呢?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这句话时,林烟烟刻意压低了嗓音,透着一股引.诱的味道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离得过近,呼吸交织在一起,气氛登时暧昧的不行,他拉着她的手腕,将她挑着自己下巴的手轻轻扯了下来,眼神迷蒙中透着点清醒,语气却软得不像话,“你待会还要去拍戏呢,我要是现在把你折腾了,刘导能拿着大刀追着我砍三条街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林烟烟抿唇轻笑了声,低低吐出一个“信”字。

    慢慢往回撤,直到背部抵上座椅靠背,才语带失望地喃喃了句,“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萧珩拉着她的手,指腹在她白皙细腻的小臂上轻轻蹭着,赞了句,“皮肤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也不看看你摸得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一点不谦虚。”

    “谦虚?”林烟烟轻挑了下眉,“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?”

    萧珩笑了,“是是是。”

    旋即,想起什么似得,问她:“你跟楚铭离婚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昨晚你不是看到了吗?”林烟烟狐疑地睨着他。萧珩抿着下唇,意味不明的说:“他刚发了条微博,晒了他跟林暖暖的结婚证。”

    林烟烟摁亮手机,瞟了眼时间,轻笑道:“那他速度还挺快。不过,民政局这会儿好像还没上班呢?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萧珩就明白了,楚铭晒得是假证。

    于是,当天上午,微博上关于楚铭跟林暖暖事件的热度,刚往下降了还没一个小时,楚铭伪造假证进了公安局的事又登了顶。

    网上顿时骂声一片,楚铭的名声跟信誉度都因此受到了降维打击。

    想必以后他再解释什么,除了粉丝之外也不会再有多少网友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林烟烟今天下午跟尚弈尘有场对手戏,一早就做好了准备,结果没想到在开拍的时候,对方还是故意难为她,试图自己加戏好让她接不上,林烟烟应对自如后,尚弈尘又跟刘导说感觉这遍没拍好,自己的表现力不够,想重新拍一条。

    刘导拧着眉头,实话实说道:“确实没拍好,你强加的台词太突兀了,不要乱改动。”

    其实一般演员入了戏后,自己临场发挥添加台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但前提是自己要具备这个能力,尚弈尘身为小鲜肉明显演技不足,还强行自己加台词,简直尬的要命。

    第二次开拍后,林烟烟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没动,等尚弈尘念完台词后,她极轻地笑了声。

    这跟原来的戏份不符,尚弈尘顿时皱了下眉,刘导正想喊停,就听见林烟烟轻飘飘地问:“南风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这跟原先的台词完全不一样,可迎上林烟烟那仿佛带着点点悲伤的眸光,尚弈尘竟鬼使神差地接了她的话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生来便与常人不同,所以要遭受的苦难也多些。”林烟烟缓缓移动了半步,走到盛开的红梅旁,轻轻折下一支。目光看似落在梅花枝上,实则落在虚空里,显得有些空乏,却将怀念,怜悯,痛苦等各种情绪都交融在了眼神里。

    “我少时本是一猎户之女,居住在偏远宁静的山村中。后来,大雪封山,冻死了村里很多人,包括我爹娘。”

    说到爹娘这个词之时,她极轻地笑了。

    受到她的情绪感染,尚弈尘一直静默地看着她,没有出声打断她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那年我十岁,村长说,是因为山神震怒,所以才会让大雪封山,冻死大家的,他提议要给山神送祭品。”林烟烟说的这段话,跟剧中后面有一段讲山神的故事正好能对应得上。

    刘导默了一瞬,想看看她接下来还能说什么,就没打断。

    林烟烟继续自我发挥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光仿佛在顷刻间熄灭,语气平静中透着一丝苍凉:“村里挑的祭品就是我,因为我没……爹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尚弈尘忍不住在她的语境中入了戏。

    “我没逃。”林烟烟收回目光,动作轻缓地将手里的梅花递到尚弈尘手中,抬眸望向他,轻笑着说:“要是我有能力逃走,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尚弈尘怔了神,好半晌都没能明白她说的‘今天这个样子’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是凤华入了魔以后极度嗜杀,浑身染血的站在尸横遍野中,亦或者是,他们初次相见时,凤华躺在沼泽里,浑身被荆棘所刺,却依旧笑得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直到刘导兴奋地喊了声“咔”,将林烟烟喊了过去。尚奕尘都还没从戏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小方察觉到他的失常,小跑着上前,扯了下他的衣角,关切道:“尚尚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尚弈尘恍然回神,侧眸看了她一眼,旋即,又情不自禁地搜寻起林烟烟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魂不守舍的?”小方疑惑地盯着他的侧脸问。

    尚弈尘目光寻到在跟刘导聊天的林烟烟后,心里一直绷着的那根弦才松了下来,他木着脸,迟疑了片刻,不答反问:“小方姐姐,你觉得林烟烟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方愣住了,她显然没想到尚弈尘会突然问她这种问题。她结合尚奕尘的反应,在心里琢磨了几秒,才说:“长得挺漂亮的,就是说话太不给人留情面。”

    这评价算是不好不坏吧。

    尚弈尘笑着说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听不出他是对这答案满意还是不满意,小方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,没敢再继续往下接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刘导把林烟烟叫过去大夸特夸了一顿,之前的剧本里并没有提凤华的来处,所以她这段戏加的一点也不突兀,最关键的是跟另一段戏搭上了以后,反而丰富了凤华这个角色的故事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精湛的演技,这段戏可以说是十分出彩了。

    假设先前刘导让她演女二,是因为她很有灵气,长相符合凤华的人设,再加上林暖暖的衬托等,多方面因素综合考虑的结果。那现在他夸奖她,就单单只是她出色的演技。

    她的人物塑造能力,跟对剧本的深度领悟能力,都远超现在圈内的大部分演员。

    刘导坚信只要林烟烟能够继续静下心来,多参演几部戏,磨练磨练。以她的天赋,未来拿个影后什么的,简直就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难怪她只是演了个没名字的龙套,都能被许导记住。

    拍摄结束后,林烟烟回了酒店,就在她进了房间准备关门时,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突然横插进她的视野中,抓住了她的门板,带着笑的少年音随之而来:“烟烟姐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林烟烟秀眉轻挑,抬着眼望他。

    “嗯,想找你搭个戏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望着对方那双盛满星光的眸子,她思考了不到半秒就同意了,把人放进来以后,她又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因为她发现,对方压根没拿剧本。

    搭戏是假,撩她是真。

    林烟烟在弟弟直白的眼神攻势下,略不自在地偏开了眼,“搭哪段?”

    “唔~”尚弈尘轻咬着下唇,语气放得有点轻,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然凑上来,一个壁咚将林烟烟逼得背靠在了墙上,距离贴得太近,她被迫跟他对视,他笑着露出小虎牙,“这段。”

    这撩得不要太明显?

    003这个看戏的,看得比当事人还着急,疯狂在心里呐喊着:弟弟,你这是羊入虎口啊!她在演戏,故意诱你上钩,你别信她啊!

    “这段是哪段?”林烟烟状似不解地拧了下眉,顿了半秒后,补充了句,“我怎么记得我们之间没这场对手戏啊?”

    尚弈尘乖巧点头,“是没有啊,这段是我跟女主的戏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找我搭?”林烟烟故作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,因为秦佩姐实在是太忙了,我刚问她,她说晚上还要去拍杂志,所以我只能来找你了。”尚弈尘的谎话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个其他小姑娘,绝对会被他骗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林烟烟也不戳穿他这蹩脚的谎话,只轻笑着反问了句:“是吗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膀,随后顺着胳膊一路往下,将他另一只揣在裤兜里的手拽了出来,没低头看一眼,就直接问道:“给你哥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尚弈尘笑出声,“烟烟姐,你是长了透视眼吗?这都能发现?”

    他举起手机用大拇指把电话摁掉,将手机甩到床上,弯着眼睛轻声说:“估计我哥这会儿已经在路上了,在他来之前,我们要不要先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林烟烟轻着嗓音问。

    “那我想做的可多了。”他的眼睛亮得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“比如?”

    尚弈尘往前贴近了些,他低垂着脑袋,呼吸尽数扑打在林烟烟的脖颈上,“比如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唇贴了上来,带着温软的触感,用力的吸吮了两下,她本就是冷白皮,痕迹简直不要太明显。

    尚弈尘满意地盯着看了两眼,又换了个地方继续啃。

    林烟烟憋着笑,也不抵抗,反而极度配合地仰着头,任由他乱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时间,她脖颈间就遍布青紫,尚弈尘舔了舔唇角,往后退了半步,嗓音沙哑的发着嗲:“看来烟烟姐也不是很喜欢我表哥嘛?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小剧场:

    小江:?喊谁表哥呢

    尚尚:qaq,烟烟姐~他凶我!

    林烟烟:嗯?

    举牌:【吃瓜群众】

    感谢在2020-09-06 19:35:14~2020-09-07 15:31: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往前跑 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扣扣 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