萱雪 - chapter 7 不夜城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御宅屋排行榜

    吉娜的眼睛仿佛会做爱,魅惑的充满情欲的黑眸,当她一心一意盯着你的时候,仿佛已进入了你的灵魂。

    尼克的高潮来得很快。

    他别无他顾,独自攀登顶峰。

    吉娜起身推开他。

    但她的力气不足够,于是身后的男人帮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克里斯蒂安自后抱起半裸的吉娜,然后紧贴上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姿态无比亲昵,实际上,却在说着另一翻挖心话。

    “你故意不选我,是不想要我,还是害怕我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——我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似乎很乐于做一个bitch,吉娜。”

    她皱眉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只有这样自己才会赢,但那并不是真正的你,我很意外你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用力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是要谈哲学。还是继续?bastard(混蛋)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兴致了。”

    她歪头看他,然后开始起身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是没有兴致了......还是你‘不行’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因为你让我‘不行’。”

    他嘲讽她。

    她冷下脸:

    “现在,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能碰我。freak(怪胎)。”

    “bastard?freak?我以为我是你的bad   boy。”

    “fuck   off。(滚蛋)”

    吉娜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,没有去管u形沙发上的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守在包间门口的派屈克回头看到她,然后又朝里张望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派屈克朝她打个手势示意等一下,吉娜才不管他,直接下楼,穿过群魔乱舞的人群。

    刚走出夜店不久,派屈克驱车追上来,拽着她的胳膊把她塞进limo里。

    一阵饥饿袭来,吉娜翻找雪柜,只翻出几罐carlsberg。

    派屈克眼疾手快的抢下。

    “嘿!未成年人禁止饮酒。”

    “未成年人可以sex,却不能喝酒。”吉娜翻了个大白眼。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条街富人街你是让我去哪里找burgerking。”派屈克抓着方向盘吐槽,接着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:“你刚才是把尼克给操翻了么?”

    吉娜绷着脸,回看了派屈克一眼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两人同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crazy   girl。”

    派屈克摇头。

    最终,他们在一处隐蔽的十字路口找到了一家mcdonald's   drive-thru,吉娜点了吉士汉堡,派屈克来了份巨无霸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车里一边吃一边开,车载广播里在放eminem的rap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驶上布鲁克林大桥,静静流淌的东河上倒映着纽约幽光闪烁的城市楼阁。

    吉娜吞下最后一根薯条,将额头贴在冰冷的车窗玻璃上。

    刚才在走出夜店的时候,她其实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克里斯蒂安.迈克菲尔的那番话是故意的,他想要激怒她,让她一直想着他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简单的男人,她看不透他。

    如果尼克是个用性即可解决大部分问题的男人,那么克里斯蒂安很显然不是。

    他要的不是性,或者不止性。

    有野心的男人总是很吸引人,但也很危险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好玩,就像一场游戏。

    在这个浮躁繁华的乌托邦之城,她和他们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玩家。

    派屈克不小心打翻了可乐杯,黏腻腻的饮料洒满了裤子。

    他shit一声,一边低头一边握着方向盘。

    “看路,派屈克!”

    吉娜皱眉道,这时候手包里突然“叮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她想也不想掏出手机,低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what   app传来一张图片信息。

    夜店霓虹灯光下,一只指骨分明的男人手,攥着那枚硬币。

    问题并不是夜店,也不是男人的手,而是那枚硬币。

    那是枚错币,双面都是头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告诉她其实她输了?

    还是——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手机再次提示简讯。

    【good   game?】

    吉娜迅速的抬起头,她意识到这并不是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克里斯蒂安换了她的手机,这个疯子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有些加速,心思有些乱,然后迅速看了眼派屈克。

    她低头回简讯。

    【you   cheated。】(你出老千)

    【是的,因为不想输了你。】

    【混蛋,把手机还给我。】

    【你自己来拿。还有,叫我克里斯。】

    吉娜偏头想了想,然后打开手机随意拨了通讯录首页第一个人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被接通,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,带着点西雅图口音。

    “克里斯?”

    “非常抱歉这么晚打扰您,先生。克里斯蒂安.迈克菲尔先生刚刚不幸发生了一起车祸。如方便的话请您现在来xxxx认领尸体。哦,还有,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坏笑着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派屈克转头看她。

    她攥着手机,掐起秒表。

    三分四十五秒。

    手机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挂掉。

    再响,接着挂。

    what   app提示新信息。

    【吉娜,坏女孩。】

    【现在,谁才是bitch?】

    【吉娜,kiss   me】

    【换回手机,我会考虑】

    【you   catch   me,现在,轮到我了】

    克里斯蒂安用了catch这个双关语,她还没有想明白深意,派屈克将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今晚倒霉的事情再次发生了。

    派屈克满口fuck的咒骂:“早知道不该来那杯,尼克一定会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查酒驾的白人nypd扭着肥屁股走上来,皱眉看着副驾座的吉娜。

    “女士,请报出你的社会安全号。”

    吉娜无语的看了眼派屈克。

    “她未成年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是她的监护人么?”

    派屈克耸肩。

    “先生,测试显示你酒驾,看来得请你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派屈克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“come   on,只是几口啤酒,她可不是什么非法移民或者call   girl。(应召女郎)”

    “闭嘴,先生。”

    午夜的纽约警局没啥新鲜的,毕竟是交通警局又不是重案组,除却值班做记录的警员和几个被抓的酒驾司机,连亮着的电脑屏幕都透露着懒洋洋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派屈克.马丁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?”

    “她是未成年。”

    “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吉娜.王.罗德里格。”

    女警员的办公电话响起,她接起来不知听到什么,只是看了一眼吉娜。

    女警员挂掉电话,站起身:

    “罗德里格小姐,出于未成年人保护,需要单独做笔记,请和我来。”

    派屈克大声安慰道:“不用怕,你可以什么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吉娜攥着链包,却跟着女警员来到一个审问室。

    女警员什么也没有说,转身关门离开。

    吉娜盯着桌子前面的镜子,似乎在看着什么。

    手机简讯响起。

    她低头。

    【catch   you】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