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子 - 過去篇4-互相殘殺的遊戲 天使不会说谎(BDSM女攻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今天是个不太一样的日子。少年想。他被人带出房门,但却没有往实验室、也没有到检查房,而是去了一间非常非常空旷的房间。空旷到足够少年十九号飞上飞下绕着圈子转也不会碰到墙壁。尽管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这么做,他只是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他被推进空地,研究人员则迅速退出,关上闸门。少年环视空间,最先注意到上方的一大片玻璃里,莉兹正一脸疲倦地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:『把训练场......』

    后面的话语少年看不到了,因为莉兹把头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他才注意到同样在『训练场』的其他人。共有十四位,有男有女、但是清一色地都是十九号这个年纪的外貌。他们或坐或站,分散各处,有人甚至抱在一起瑟瑟发抖。他们大多数都有一对白色的翅膀,但只有三个人与他一样有天使光环,而且长得还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那三个人——一男两女——在十九号进来时就盯着他瞧,但那不同于其馀人的戒备或紧张,那三人的视线要更加淡薄,就像是单纯的打量。

    十九号似乎明白了什么。他无视14个散落在各个地方的箱子,径直走向空地中间,那里有一个比其他箱子都大的箱子。而在他这么做的时候,那三人也跟着走向前。

    “嘿,”一名少女搭话了,她走到十九号身边,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监测装置,说:“你为什么有手环?”

    十九号歪了歪头。他知道全场只有他的双手上有这东西,但他没在意。

    那名奶白金色头发的女孩子露出微笑,“我是三十号,你呢?”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与研究人员以外的人说话,这就是所谓的聊天?浅发的少年勾起嘴角,声音清脆响亮:“十九号。”

    “哇喔!”另一名女性插进了话题,她的淡蓝色头发与她的蓝眼睛相得益彰。少女说:“我是二十四号。我听说十九号是唯一的大成功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十九号好奇地问:“怎么算大成功?”

    二十四号回:“据说,第一阶段是翅膀,再来是光环,最后是眼睛。”

    少女纤细的手指一一指过少年的那些地方,最后停在了眼睛。少年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虽然十九号的右眼被长长的头发稍微遮住了,但仔细一看,他的金色眼睛瞳孔居然是十字型。其他人都是圆形,包括同样有光环的三位。这证明了他是不一样的吗?

    三十号嘟起嘴,“妳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蓝色的少女露出微笑,“我的母亲大人说过喔。『完美的十九号,可恶,要怎么超过那个呢』。之类的。母亲大人喜欢抱怨。”

    对谈论自己的内容丝毫不感兴趣,倒是有个词吸引十九号的注意力。“母亲大人?”

    二十四号说:“对呀,负责养育你的人。男性当然就是父亲啦。”

    三十号附和:“我就是叫父亲。但他都不怎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少年知道会有不同个体,但他现在才知道原来每个个体培养的方式、以及负责的人都不一样。这个称呼很有趣,他觉得下次可以叫叫看。少年期待莉兹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请、请问??”

    胆怯的声音吸引了两名少女的视线,她们看向试图询问的无光环的男性个体,那声音更畏缩了   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是213号。你们知道......今天要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少女们沈默,眼带十字的少年则把视线转向玻璃帷幕的方向。莉兹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。十九号朝女性露出大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淡金色头发的女孩子低语:“我有不好的预感。”

    浅蓝色的女孩子则压低声音,提议到:“我有一个计划。”

    十九号不想加入的,他想看着莉兹莉兹,但少女们似乎已经把它当成一夥的了,他们围着十九号展开了讨论,包括那位213号。

    二十四号率先开口,她似乎非常善于独立思考。她说:“我觉得我们没几个出得了这地方。我们逃跑吧。”

    十九号猜到她的想法,但没想到对方会说得这么直接。其馀两人则惊讶地摀住嘴,生怕洩露一点儿迹象。

    尽管摸不透总是微笑着的少年,但二十四号想,没有人会拒绝这个提议。所以她接着说:“首先是项圈。我读过相关书籍,天使非常结实,假设项圈是起爆装置,基本无法对我们造成大量伤害;如果是毒素,天使是基本抗毒的;麻醉药的话,一个项圈里装载不下足以让天使失去行动能力的剂量;那最有效也最简单的,就是诅咒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资料十九号都在同样的书上看过,所以他点点头,肯定二十四号的猜测。

    面对另两人投去的讶异的目光,二十四号有点得意。她继续说:“在能力检测的时候,我学会了净化。我跟母亲大人说那是奇怪的闪光。天使的净化是最高阶净化,大半诅咒都能解。项圈这么个小地方没可能刻下太过分的诅咒。我想这可以保证项圈构不成威胁。”

    随后看了看十九号少年的手,迟疑地说:“那个应该也是一个原理......吧。”

    十九号耸耸肩。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213号怯怯地说:“既然天使能用净化,他们难道想不到吗?”

    二十四号回:“资料上写这只是假说推论,也就是推测的能力,似乎还没有已知个体使用过。他们不会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看大家没有问题,少女继续说:“再来是逃出门。我学会了水系的水刃,休眠时间都在偷偷练习质量更改,现在应该能打坏那扇门。”

    天使的固定能力是光,其馀有个副属性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。只是能像二十四号一样,专精练到能进行质量更改,这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放到外面去就是天才了吧。只是在场的两人没有这种意识,而十九号,他虽然只能用光的能力,但他有很多方法能做到与二十四号一样、甚至更有效的事。

    三十号问:“逃出之后呢?”

    二十四号回:“这间研究所的人并不多,我一直在观察,我看过的人现在基本都在那上面。我之前偷偷放了水滴在几个人身上,由此绘制了大概的地图。而外面肯定有保安装置与其他研究员,但是他们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十九号问,这下他是真的好奇了,“为什么妳能这么有自信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天使是已知种族中,最强的几个。大灾厄后,大多数的人都得到了不一样的种族融合或能力。幻想种只佔百分之三,天使更是强悍且稀少。可以合理推测研究样本不多。”蓝色少女面露得意,似乎为自己身为天使感到骄傲,“我探察过,研究员里面没有高血缘幻想种。而他们记录中的我们,不到我们能做出的万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血缘越深、能力越强、型态越接近原生物。也正是如此,血缘能达八成的十九号才会被称为『完美的』——正确来说是接近完美。因为试着超过他的实验品都死了。而拥有光环的个体,血缘基本过了七成的门槛,那的确也是能傲视其他生命的强大,尽管还只是幼体,但若说能不能突破保安措施......还真的不能妄下定论。

    于是少年点头,客观地说:“有机会。但为什么要找我们呢?妳自己一人也能办到。”

    二十四号则笑说:“别这么说。我还想听听你的意见呢,毕竟你的性能应该远超我们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讚美的话,十九号却莫名听出了攻击性。在三十号与213好不安的视线中,他弯起眼睛,轻声说道:“我不觉得会如妳所愿喔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有哪里错误吗?”蓝色的少女笑容僵在脸上,“说出来吧,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了!”

    少年却摇了摇头,他看着恼怒的少女,笑着说:“跟你们聊天很愉快,我学到了很多。但是,我们注定不会是在同一条船上的。抱歉喔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意思?你到底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正当蓝发少女想要追上质问时,停滞许久的空间终于响起他人的话语。从墙壁冒出的收发音机系统传出了女性的声音,那是莉兹的声音,比其馀女性更低沈、更虚浮,尾音常会拖着微不可察的颤抖,勾起十九号心尖尖上的一小块儿。他表现出了明显比听二十四号的计划还要来得有兴趣。而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十九号身上的二十四号,看到这个反应后倒抽口气。

    『各位天使,想脱离每天被殘忍实验的痛苦吗?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?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吗?』莉兹说,『可以喔,如果你们真的想得话。』

    『但是只有一个人能出去。散落的箱子里有武器,我想聪明的天使们应该知道要做什么了吧。』

    『为免被说不守信用以及增加你们的动力。看,这是契约阵。与领域划契的契约型。在领域中唯一的胜者可以要求一个愿望,如果我不守信,我就会死。』

    恐惧与敌意开始蔓延,充斥在不安的氛围之中。213号已经悄悄退到后面,三十号的少女惶恐不安地扫视着始终注视着玻璃那方的十九号,以及咬牙切齿的二十四号。

    而始终没有说话的、同为有光环的另一名少年,站到了还未掀盖的中间的大箱子旁。

    『那就开始吧,祝你们好运——哈哈,由我一个人类来祝天使好运,真滑稽。』

    不管别人怎么想,反正十九号觉得,开玩笑——还是开嘲讽?总之、这样的莉兹莉兹,他非常喜欢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