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子 - 六、溫泉play?2(H) 天使不会说谎(BDSM女攻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像是得到赦免,又或是下一轮折磨——反正对天使来说两个都有同样的意义。被给予命令的感觉冲击他混沌的大脑,直击核心,这在几乎被慾望操控的情况下尤为明显。慾望与慾望混做一谈,那冷淡的语气与淫秽的词汇透过听觉器官,狠狠碾压他的身躯,几乎让他就这么去了。

    ——但是没有,主人说他不能射精,所以他忍耐下来。天使拖着敏感至极的身体来到莉兹面前,他哑着声音,语调醉人,句句带着低吟:“嗯啊??莉兹莉兹、嗯、可以吻莉兹莉兹吗?”

    女性伸手,拇指与食指拉扯男人性感的唇瓣,在对方含住前便放开。她冷声说道,里面带着难得的情动:“不准。其他随你。”

    十九号跪在原先莉兹坐的温泉阶梯椅上,这个高度刚好他服侍莉兹。他将脑袋埋入女性的颈窝,舌头迫不及待地舔上那处肌肤。

    他呻吟着、嗅闻着莉兹的味道,灵活的唇舌在其上吸吮,留下一个又一个暧昧的红色印记。待到锁骨处,则像是找到心爱骨头的狗,开始细细啃咬、品嚐那处美味。

    “嗯??”

    天使热烫的大掌当然没有閒着,他一手向前撑地,避免自己压倒莉兹,另一手则爱抚纤细的背部。极尽挑逗的手指按着节奏,抚过女性突起的脊椎,来到腰窝的地方划着令人心痒的圈儿。他知道莉兹这里的敏感,知道对方会压抑不住,从那倔强的唇齿间洩露他最喜欢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是主人因他而发热的身躯,他的口舌嚐到的是主人的赐予,他的眼中是主人美丽绽放的姿态,他的鼻腔充满主人令他陶醉的味道,而他的耳朵,则被主人的低吟爱抚,让那被完全信任、被完全使用的巨大幸福佔据脑海全部。

    此刻自己硬得不行的性器已经怎样都无所谓,自己的那点儿事简直微不足道,他只想让主人舒服、只渴望让主人在他的侍奉下达到那快感的高峰。

    全部都是因为他的主人。

    他卖力讨好,豔红的舌头辗转落到胸前,舔吮那小巧可爱的突起。他把那挺立的乳首含入口中,一面像婴儿吸食母乳般,故意洩出那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,一面用牙齿轻咬、拉扯肿胀的乳粒。

    那直攻腰窝的手来到胸前,捏起另一边备受冷落的雪乳,细长而优美的手指挑逗着乳头挺立,爱不释手地搓揉那处敏感。莉兹的大小一只手刚刚好,足够让他包复全部。

    “啊、嗯——”

    吸完一边换另一边,似乎停留得有些久了。他能感受到女性起伏的胸膛以及越发频繁的喘息,这才依依不舍地告别那敏感处。沿着胸部向下,舔吻因削瘦而凸起的肋骨,膜拜因手术而留下的伤疤,在肚脐那儿游移一会儿,最后到达小腹处,令人快乐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的男人已经往下浸到温泉里,只馀上半身露在外面。他俯下身子,脑袋埋进女性两腿之间,先是在膝窝逗留,接着挑逗大腿内侧的嫩肉。细致的皮肤极其敏感,只是留下几个吻痕就让女性抖了几抖。

    天使舔舐着因温泉水而略显湿滑的肌肤,富有弹性的大腿挑起十九号的另一层慾望,他朝着觅得的一处咬了下去,再放开时,那里留着一圈浅浅的牙印。

    “真是越来越皮了——嗯!”

    但是莉兹没有阻止,她放任自己的狗在身上恶作剧。对于那些一个又一个的齿印,女性只感到些许疼痛,会许是自己本身对痛觉并不特别敏感,那细细密密的刺痛反而变成令人难耐的麻痒。

    她享受男人在她身上点起一簇簇火焰,看着言听计从的狗乖乖为她服务,而他自己却完全不理明明难受得要命的阴茎,这让莉兹的控制欲获得极大满足。

    那满足感和着点燃的火焰,顺着这具残缺的躯体汇聚在小腹,让她不自觉收缩那隐密的甬道,但这简直是隔靴搔痒,完全无法缓解那湧上的空虚。

    她双脚勾住天使的肩颈,将男人锁在那狭小的空间。情慾的气味冲击天使本就在临界点的感官,让他想要立刻把自己埋入那慾望之中。他想往前,可莉兹的手抓住十九号长长的头发向后拉,使得十九号的鼻尖与私处仅有不到一小指的距离,让他想吃也吃不到。

    天使眼神迷乱地盯着毛发稀疏的那处,他知道里面已经有情动的爱液,知道那隐藏在媚肉与毛发之下的花蕾即将欲甦醒。他想舔开它们,想进入那幽谧的穴口,汲取因他而流的蜜液。他希望莉兹给予他机会,让他能拉着他的造物主沈沦肉慾。

    视觉与嗅觉的感官刺激天使意乱情迷,他努力伸出舌头,口水留下嘴角,却怎么也只能舔到一点皮肤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的样子,蠢狗。”莉兹带着慾望的嗓音贯穿天使的耳膜,“不是咬得很开心?嗯?”

    十九号难耐地摇动水面下的屁股,像在求欢的动物,后穴忍不住地抽动。他双手环抱莉兹臀部,沈溺慾望的双眼向上仰视,泛红的脸颊标示他的亢奋,湿漉漉的眼睛满是哀求。

    “唔嗯、莉兹莉兹太好吃了。但是想舔、好想舔,在莉兹莉兹那里、嗯哈、想全部吃掉——”

    语无伦次的语句倾泻而出,甜得发腻的语调极尽挑逗莉兹的听觉神经。那些断断续续的单字与呻吟化作绮丽的音符,在她心弦上跳耀,撩拨已经带起情慾的敏感身体。莉兹勾起嘴角,放开了手,天使立刻一头撞进令他魂牵梦萦的快乐禁地。

    他把他渴望的事全做一遍。灵活的软块在穴口舔吮,他没一开始直捣核心,反而耐心地在圈外爱抚,越深越入,将闭合的花瓣一一舔开,直至挖掘到那柔软的穴口,深入湿热的肉道。里面不出所料早已盈满情动的蜜液。十九号像是沙漠旅人找到泉水,大口大口地汲取那得之不易的芬芳。

    不够、不够,舌头越深越里面,甚至连鼻子都几乎埋了进去,鼻腔满是令他失控的气息。他吞咽着、把慾望全部吞吃下肚,剧烈的动作发出『啧啧』水声,像是品嚐美食般忘我地吸吮。

    直到全部爱液都被他吃完,暂时无法吃到更多后,男人才离开穴口,转移目标。他舔了舔沾满淫水的红唇,凑到稍微上面一些的位置,用口舌找寻那惹人怜爱的一点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找到了,花蕾突出,但还不到完全绽放的状态。他吻上那处凸起,唇舌侍奉,齿间轻刮,他感受到那里在自己口中愈发挺立,同时主人的声音也高昂起来。他像得到鼓励似的,开始吸吮,待觉得差不多后,才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舌尖,一点一滴地挑开复在核心上的瓣膜。

    在那之下的是因他的努力而完全勃起的花核,他知道极少暴露的核心非常敏感,所以他只用舌尖轻点,用温暖的口腔包复。他注意到女性的腔内又流出了他渴望的蜜液。

    “嗯嗯啊、嗯??”

    莉兹则因为过大的刺激而抓住了在她腿间小心服侍的脑袋,随后像是奖励般松开它的发,转而按压起他的头皮,一下一下地,几乎是无意识地动作,连带着天使也被节奏带跑,依着律动舔吻。

    莉兹觉得自己很接近那个点了,天使的技巧太过高超,耐心而循序渐进。有多少人知道女性最敏感的一点其实深藏在一层皮之下?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学会的。

    莉兹还靠着仅有的一点思考来延缓即将到来的高峰,她感觉到身下的人轻柔的舔吮,带来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,自内心深处被点燃的慾火,被温泉的蒸气烧得通体泛红,春水横流。

    她喘着气,好不容易习惯了节奏,下一秒却再次被抛离地面,冲上云霄。

    不只口舌,连手指都用上。天使修长的手指插入甬道,在壁内搜刮,模仿性器抽插的动作,带出更多淫水。尽管没有肉棒来得充足,但灵活的指尖能找到穴内敏感的那点,时轻时重地按压,让人彻底沈沦。

    莉兹止不住收缩小穴,也不知是希望酥麻的快感继续蔓延大脑,还是希望能停下那令人心颤的巅峰预感。断断续续的呻吟从咬紧的齿缝中洩露,昭示着即将到来的高潮。

    “呃啊——嗯!”

    花核与幽穴被同时夹击的感觉彻底击打莉兹精明的大脑,终于将她抛上顶峰。莉兹的大脑一片空白,双目无神,嘴唇张开喘着粗气,高潮的身体还陷在快感馀波中无法自拔。被手指与唇舌玩弄到极限的肉穴,还在持续流出小波小波的液体。

    在知道莉兹快高潮后就没移开视线的天使,满足地看到莉兹因自己的服侍而感到舒服,在莉兹高潮的那一瞬间,似乎也因为精神上的同调而去了一小波。但他马上把自己的感觉抛诸脑后,毕竟主人才是最为重要的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趁着莉兹还沈浸在馀韵中时,爱抚湿软的甬道,力道比之前更加轻柔。莉兹小声轻哼,很是享受馀韵的延长,温柔如潮水传遍全身,直至她彻底回神。

    莉兹放下双脚,天使直起腰身,他眼含春光地注视着主人。刚刚还在她体内进出的红舌再度伸出,色情地舔舐手上残留的蜜液。那透明黏滑的液体在手间拉出黏丝,天使由下而上舔舐,最终将整根手指含入口中,像把手指当成美味似的舔得特别色情。

    这是为她附加的表演秀。莉兹很快便意识到这一点。既然他的狗这么努力,她也只能给予对方相应的奖励。于是她压下腾昇的燥热,向着她的所有物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一如最初之时,将他带入慾望深渊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