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子 - 四、艾納 天使不会说谎(BDSM女攻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御宅屋排行榜

    来到温泉区,裡面只有已经抵达的艾纳。温泉池子有室内与室外,室外的池子还有假山造景。灰髮的天使就坐在那儿,整个人浸到温泉裡,只露了颗毛茸茸的脑袋在外面。他眯起眼睛,似乎颇为享受。

    察觉到十九号也进到池子,艾纳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『先生,您不把项圈拿下来吗?』

    灰髮天使指了指十九号优美的脖颈处套着的黑色项圈,两指宽的绒皮恰到好处地贴服在皮肤上,在特定角度下还会映出撩拨人心的绛紫,在白皙的肌肤映衬下更显诱人。

    十九号下意识地抚摸项圈,漾出笑容。

    『这是特殊材质,防水的。』

    『小姐给的?』

    『莉兹莉兹做的。』

    艾纳更羡慕了,贝琳可是从来没给他标记物过的,到底要到哪一步、他才能得到这个呢?

    感受到另一位天使失落的情绪,十九号笑弯了眼,『来解决你的问题吧。我们到隔壁去。』

    『哎?』艾纳意识到这代表什麽后,慌慌张张地传了一大堆混乱的情绪,『不行不行,主人在隔壁!』

    『正是因为贝琳在隔壁呀。』十九号不以为意,『反正现在又没其他人,你在担心什麽?』

    『这样不好??那是女汤??』

    『什麽时候这麽在乎人类的规矩了?』

    面对质问,艾纳支吾着说不出话。十九号倒是从对方传达的感情团块中知道了症结。

    浅色头髮的天使从池中站起。他一併拉起还缩在水裡的艾纳。

    『我懂,我看莉兹莉兹的身体时也会兴奋,但是你必须看,不然怎麽让对方舒服?』

    这个逻辑跳得有点儿快,因为首先他是害羞。不过艾纳完全理解十九号想表达的事,他也觉得这样下去不行。如果他真的想更进一步的话。

    所以他点了头,全然不顾人类的道德规则。反正天使打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些束缚,能真正束缚他们的只有造物主与主人。

    洁白的翅膀从光裸的后背倏地伸出,轻轻一拍便双脚离地。他们先后飞过将男汤与女汤隔起来的高耸围篱,直接落到了女汤的池子外面。

    脚尖优雅点地,彷若真的天使降临。

    高个子的男性有着颀长的身材,不含一丝赘肉的完美身躯毫不扭捏地展示在外,明明如此大方、明明肌肉精悍结实,可那黑色的项圈在洁白的肌肤上太过抢眼,下垂的眼角裡蕴育的水气又是如此勾人,使得天使一举一动都莫名透出别样的娇弱。

    而另一位就没那麽大方了。灰髮的天使双手环胸,遮挡住其下起伏的肌肉。他拥有与十九号相比毫不逊色的肉体,但就是少了十九号自带的气质。

    贝琳简直看直了眼。先不论艾纳脱上衣睡觉的习惯让她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,十九号这原本包裹在禁慾西装之下的躯体,她可是第一次看到呀。

    那什麽,她居然看出了传说中的虐恋美?到底是怎麽样才能养出一个自动散发出『我很柔弱快来幹我』的男人?

    “幸好你俩还记得围条毛巾??”贝琳震惊过默默把脸埋在手心,直接选择吐槽。

    她已经放弃叫两人回去,因为她知道十九号根本不会听。而十九号会拉着听话的艾纳留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双双进了池子,硫磺温泉混浊的水遮掩了女性肩膀以下的部位,这才使得她还能假装气定神閒。

    气什麽閒,她吓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是女汤。”贝琳翻了个白眼,忍不住骂出髒话。

    十九号说道:“反正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喔!”十九号纠正,“反正没外人。”

    贝琳早知道说不通十九号,她转而面向始终低着头看水面的艾纳。

    “艾纳,你应该知道规矩。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被指责,灰髮天使把头低得更低了。他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贝琳厉声道:“明知道不可以,为什麽还做?你该听话的人是我还是他?你怎麽不认他做主人!”

    哎呀,这就上升到价值观的层面了。本想就这样观察两人的十九号知道这样下去会出问题,所以他伸出修长的手臂,挡在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贝琳越过手臂看到那方的艾纳,明明泡在温泉裡,脸色却无比苍白。女性在这一瞬间知道自己犯下了错误。

    或许那句话的确挺狠,但有这麽严重吗?贝林纳闷,三年多前看得实验资料细节早忘得差不多,这些日子又没有发生什麽需要让她回去翻找的情况,何况心理状态本就只佔一小部分,饶是贝琳搜肠刮肚都不觉得那句话哪裡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应该是莫名闯入女汤的他们不对吧?唸几句怎麽了、凭什麽好像是她的错?

    “妳在质疑他的心。”十九号说,“我以为妳知道规则在我们眼中轻如鸿毛。就像不能践踏草皮的标语,虽然看到——但採过去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贝琳欲言又止,但十九号没给她机会发言。

    “为什麽艾纳会道歉?因为妳生气了。他知道妳生他的气,所以他道歉。但妳却在质疑他的心。”

    女性似乎抓到一点想法,但很快被不满取代:“那为什麽一开始要做会惹我生气的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思考逻辑不一样——”

    还没等十九号试着解释,话语便被贝琳的低吼打断:“别说你们!艾纳不是你!”

    “妳真不知道。”天使一点也没有为裡面蕴含的不信任而恼怒的意思,相反地,他感到惊讶,他以为莉兹会告诉她——不,以莉兹严谨的个性,她一定说了,只是贝琳不理解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明白,实际上却只是自以为是的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浅髮天使游到艾纳身边,半是强迫地拉着灰髮天使僵直的身躯往前,推到疑惑不解的贝琳旁。即使面对面,艾纳仍然低垂着头,贝琳难以看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十九号伸手环住灰髮天使的脖颈,从颈后绕到胸前,纤细的手指暧昧地摩挲突出的锁骨,头颅一偏,勾着笑的嘴靠近对方精緻的耳朵,而带着水光的眼睛却始终盯着那方瞪大眼睛的贝琳。

    居然在这紧张的情况下,硬生生带起一丝情色的氛围。彷彿下一刻豔红的舌头就会从那微笑的唇内伸出,舔上灰髮男人的耳朵;彷彿下一刻,游移的手指会往下延伸,伸向那隐在温泉水之下的不可告人之处。

    差点以为要当场上演活春宫。

    贝琳居然红了脸。可那方被调戏的艾纳,却像是毫无所觉般一直低着头,身体也始终没有放鬆   。

    “他是天使,不是人类。如果妳再这麽想,妳一辈子都无法理解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是天使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妳把他当成人类。但他不是。”十九号回道,“天使的核心是造物主,原本是莉兹莉兹,现在就是妳了。”

    贝琳皱眉,她的声音仍然充满敌意,“我知道。我有做到适时「给予」。”

    浅髮的天使似乎不以为然,但他不理对方,只是迳自说到:“核心是什麽?力量的来源、心的栖所、原则的订立、执行的顺序、善恶的准则、思考的进程——同时也是自我的构成。”

    “??”

    “那麽给予的意义是什麽呢?”

    十九号原先漫不经心抚摸的手指,突然卡住艾纳的下巴,强迫艾纳将脸往上抬。尚在思考的贝琳猝不及防地撞进天使空洞的十字眼瞳。那裡面什麽也没有,没有活泼、没有羞涩、没有一开始便在裡面的所有东西,彷若失了灵魂的魁儡,只是任凭身旁的男人肆意玩弄。

    她感到了心痛。

    “给予是最能接触核心的实际动作。奖赏也好、惩罚也罢,只要是从造物主那儿得到的,都能带来巨大满足——即使妳拔了他翅膀,他也不会吭一声。”

    天使鬆开艾纳,他把他往贝琳那儿一推,女性慌张地撑住身体僵直的男性,对方的毫无反应已经让贝琳慌到忽略男女授受不清。

    “妳以为这是大家都知道、而他理当遵守的事吗?不是喔,这只是『知识』,不是准则,不会被写入核心的。”

    女性似乎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而写入核心、不,构成核心的部分却被妳否定了。话语即是基本的「给予」。这就像对内建保护人类的人工智慧,以绝对管理者的身份下达消灭人类这样的矛盾命令。他会得出结论的,只是暂时还无法处理而已。”

    贝琳环抱住艾纳,男人比她高出半个头,贝琳把他的脑袋押往自己的肩窝。她感到一阵鼻酸,她不想看到喜欢的人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毕竟不是真的电脑,所以??嗯,说白一点就是,妳狠狠伤了他的心喔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??不,还是有许多不解之处,但这件事上我明白了,我会好好问莉兹的。”贝琳叹了口气,“现在我该怎麽帮他?”

    十九号笑道:“伤心了嘛,哄哄就好啦,男孩子也是需要哄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经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啦。多给点话语就好。让他别再处理转移主人这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在十九号拒绝去男性更衣室帮他们拿衣服后,贝琳铁着脸冲到隔壁又冲回来,小心翼翼地拉着已经没那麽僵硬的艾纳,一步一步走出去。上岸时不忘闭着眼帮他围好毛巾。

    在走到门口前,贝琳回过头来,看着还留在池子裡的浅髮天使,突然问道:“你们是一种电脑——人工智慧吗?”

    十九号回:“天使是的喔。”

    贝琳又问:“那这样??爱还是爱吗?”

    十九号回以一个柔和的笑,“还有两成的人类喔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??”

    “为什麽妳会觉得我不可理喻、但却认为艾纳不是我呢?大概是他有两成是人类吧。”

    而被誉为完美杰作的他,只有一成五。

    但这已经足够让他感受到爱了。

    “给个建议,”这次换十九号叫住贝琳,他指了指自己的脖子,“如果想要他更加『安定』,可以给个标记物。什麽都行,但必须意义非凡。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贝琳拉着艾纳走出温泉区。这裡再次回到只有流水声的宁静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等莉兹了。人造的天使如此期待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