鴉子 - 一、任务与奖励(H) 天使不会说谎(BDSM女攻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当克雷格睁着酸涩的眼睛进到莉茲所在的第四号实验室时,他是心酸的。想想他的部下在密闭空间与爱人卿卿我我,他却得不眠不休处理案子,身为一个理当自由奔放的恶魔却过得比天使还要凄惨,他情何以堪?

    虽然眼前的情况在他人眼中大概算不上「卿卿我我」。但根据他们这俩特有的逻辑思考,是不是真的很难说。

    天使十九号正双手撑在地上,背嵴挺直,让自己看起来像张椅子。而使用他的人就是坐在他背上的第四号实验室唯一的员工莉茲。黑髮女性正顶着她的大眼镜,优雅地翘着腿,认真审视手上的资料,全然不觉屁股下坐着的「椅子」发出的可疑喘息与颤抖有什麽奇怪。

    莉茲虽然是偏向娇小型,但从她手上拿着的资料厚度及天使的抖动,不难看出他们到底维持了多久这样的状态。

    自从多次撞见他们在做诸如此类的也不能说有伤风化的活动后,克雷格从一开始的扭头走人,到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地站到他们面前,然后把任务资料丢给女性。

    莉茲接过牛皮纸袋,“喔,抱歉,没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即使注意到了,似乎也没有要从天使背上起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克雷格头疼地问:“他这样听得到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由于十九号是屁股朝外、头朝内的方向,再加上低下的头与脸被披散的淡色头髮遮盖,克雷格看不到天使的表情。莉兹闻言拍了拍天使绷紧的背部,底下的人反应慢了一拍才颤颤回应道:“莉茲莉茲的存在感太高了啦。”

    低哑的声音裡是满满的隐忍,语调轻柔近乎气音,带出了些许撒娇的意味。言下之意即是他恕难从命。

    莉茲皱眉,“认真听,等下考你。”

    “喔?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克雷格歎息一声,揉了揉似乎在隐隐作痛的额角,“简单来说,有个偏远乡镇发生不明连续失踪案件,之前白部派去的探员没有回来,你们去解决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让莉茲出外勤,这倒是稀奇了。先不论她以前就是个战斗力基本为零的渣渣研究学者,现在更是到处都缺一块,遇到危险跑不跑得了都是问题。居然让她出外勤?

    克雷格解释道:“没办法,最近棘手的案子特别多,这件也算得上其一。我们缺人缺得严重,真是到了连猫的手都想借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莉茲说:“可以叫这傢伙去,他绝对有能力把村子炸了,管它裡面是不是有什麽妖魔鬼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不给他这类案子的原因。这案子有点奇怪,我需要完整的报告与来龙去脉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智商有200以上,我们给的测验本没有一题是错的。大灾厄过后,现代人平均只有130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过实验报告,”克雷格耸了下肩膀,“可是他的调查类案子纪录不良。不是智商问题那就是情商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的是,这同时也是一个测验,测验莉茲会不会趁机远走高飞,毕尽对方可是所谓的疯狂科学家啊。怎麽知道她是已经打算待下来、还是一直在密谋逃跑呢?

    要知道,莉茲之所以能逃过审判、能拥有现在这种程度的「自由」,基本都是部长争取到的。上面的人可不信任莉茲,一有把柄就会被无限放大,最后甚至可能会被迫做其他秘密事项。某些贪婪的掌权者可是一直都在觊觎人造天使。

    幸好的是,大概也是为了保护她,所以知道人造天使这件事的,只有那些高层与黑部比较核心的组员。

    莉茲到黑部也差不多十个月,除了一些尚在许可范围内的疯狂举动之外,女性一直表现良好。大家对她的经历有所耳闻,但也仅止于诸如「以前做过许多殘忍的实验」。没人了解其中详情,自然也就抱着戒心。

    可对于研究、鑑识方面的技术,莉兹实在表现得太好了,让那些人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在为黑部努力着。像是要弥补以前的所作所为般努力着。即使表现出明显的厌恶、即使被冷眼看待甚至恶言相向,女性全都承受下来,只是默默做着被发配的工作,然后尽力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确确实实在努力着。

    所以,从最瞭解莉兹的天使十九号那裡得到多次「没这心思」的答复、以及被呛了一番「要跑早跑了还等」的话后,部长决定把这个案子当作小测验。通过了的话,想必閒言碎语会少很多、而他们也多了半个外勤人员。毕竟人手荒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们基本假定莉兹不会跑了,但倘若有个万一??反正头疼的是部长,她总是有许多后备方案。

    “会送到黑部的案子哪个不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恶魔状似无奈地摊手,“详情在袋子裡,后天出发。任务时间一週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莉兹挥了挥手上的资料,目送一脸疲惫的克雷格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厚重的门关上,实验室再度回到只有两人的密闭空间。

    “莉兹莉兹??”

    听到天使带着喘息的呻吟,莉兹才想起时间似乎过得有点久。她都快忘了这其实是个「奖励」。

    女性从背上下来,把天使推翻在地。十九号仰躺在磁砖地上,手臂与大腿都因长时间的施力而止不住地颤抖,儘管如此,他仍是伸出手握住莉兹的脚踝,努力想要撑起上半身。

    莉兹跪坐下去,她让青年的上半身枕在自己腿上,装载义肢的左手环抱住青年的头、冰冷的金属抚摸他发红的耳朵,另一手则往下伸去,解开他的西装裤链,释放出早已硬得不行的阴茎。

    “呜喔??”

    十九号天使从来不会压抑自己的声音、也毫不懂得羞耻为何物。他只渴求他渴求的,并且毫不在意用自己的所有一切去达成目标。他伸出双手环抱莉兹的腰腹,偏过的头更靠近女性令人贪恋的体温,而他没有去抚摸难受无比的下体,因为他知道莉兹会照顾好他。

    他向上看去,湿润的眼睛沉浸在情慾之中,泛红的脸颊与微张的嘴离莉兹只有几呎之遥,他舔了舔乾涩的唇,他想吻她。莉兹也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挡住了天花板炽白的光。眯起的眼睛正对上天使十字的眼瞳,嘴角扬起一抹略带嘲讽的笑。

    天使的脸更红了,他张大嘴,伸出舌头,努力想要舔到莉兹,但在那之前,莉兹的一隻手便伸向青年,手指豪不客气地入侵口腔。做过许多实验的粗糙的手、天使最喜欢的手,在他湿热柔软的口内翻搅,玩弄他的舌头。

    唾液沿着下巴滴落在项圈上,而天使只能任凭手指搅动他的嘴,就像在幹他一样。

    后穴收缩着,似乎想要什麽插进去一般,空虚难耐。现在嘴巴像是变成了性器官,而莉兹的手轻易地给他带来快感。

    “呜呜、嗯、呜啊??”

    他几乎要靠这样就去了。但莉兹总是能抓到他敏感身体的临界点,在最后一刻抽出手指。天使追着离开他口腔的手,伸出的舌头就像追着骨头跑的狗。

    莉兹嗤笑,“给你个选择,你要它去哪裡?”

    她晃了晃沾满唾液的右手,天使炽热的视线也随之晃动,眼中满是渴望。

    “唔、可以吗?后面可以吗?莉兹莉兹嗯??”

    他带有缱绻鼻音的语调像浸满了蜂蜜,每一个音转都带着呻吟。莉兹依言伸手,潮湿的手指略过直挺挺地、在可怜地滴着水的性器,深入两腿之间,抵在了青年后穴上。她在外边打着圈儿,坏心眼地问:“真的吗?你就不选前面?这麽想被人家幹吗?”

    “嗯啊??”天使能感觉手指在入口处要进不进,他收缩着后穴,徒劳无功地试图让手指插入哪怕一点。“想要被莉兹莉兹幹、嗯——可是莉兹莉兹说今天不行??嗯啊、屁股裡面、那裡喜欢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,你的屁股已经是女孩子的小穴了吧,身为雄性生物都不丢人的吗。”

    十九号现在什麽都不想想了,淫言秽语像是诱惑他堕落的诅咒,而他对诱惑一向没抵抗力,身体也老早就堕落得一塌煳涂。谁能想到在所有人眼中近乎完美的躯体,却是个连被搅弄嘴巴都能差点去了的淫荡身躯?谁能想到他明明是男性,却能够摇摆屁股,只希望他的造物主能满意他的身体?

    变成女孩子之类的怎样都好,他只想莉兹的什麽插进来,把他搅得天翻地复。

    “反正、屁股也可以去嘛、嗯嗯??”

    下一瞬间,天使明显感觉到粗糙的手指入侵他的身体、佔领他所有感官。他大声呻吟,暧昧的发声勾人情慾。莉兹准确地找到让他舒服的那一点,使劲地按压下去。青年像是触电般拱起腰身,环抱莉兹的双手抓皱了实验室白袍,空气此时似乎变得异常稀薄,男性只能大口大口地吸取氧气。

    “你同事知道你浪到用手指就能射吗?自慰的时候是不是像女孩子一样只插小穴?”

    面对莉兹的嘲笑,十九号只能张着迷乱的眼眸,无助地晃着脑袋。一波一波敏感点被碾压的快感袭向乱七八糟的大脑,轻易打散他混沌的思考。

    他熟悉这种感觉,好像性器不是自己的了、好像大脑不是自己的了、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了——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在玩弄他的人,就连高潮的无上快感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他是砧板上的鱼,只能任凭宰割。更棒的是:他是自己跳上砧板的。在刀具切割他身体之前,他还能享受到主人轻柔的爱抚,就连处置他的当下,他都以能进到主人口中而感到衷心喜悦。

    莉兹故意把对方的意乱情迷当作是否定,她再次低下头,不屑的话语透过空气传递、震动耳膜。“喔?不是?那是怎麽样的、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后穴卖力吞吐,腰部因莉兹放慢的速度而恬不知耻地摇晃。看到女性似乎游刃有馀地等着他的回答,天使好不容易才捡回一点点飞到天边的理性,艰难地组织了一些句子,但脱口而出的全是欲求不满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嗯嗯??会想着莉兹莉兹、嗯,然后拿玩具、像那样,在肚子裡噗啾噗啾呜嗯啊——”

    突然拔高的音调源自加大力道的蹂躏,天使那一丢丢理性很快便不见踪影,只能全身全心感受莉兹指尖的操弄。

    明明无论真的肉棒还是玩具、就连跳蛋都比手指大得多,但正因为是莉兹,才有不可忽视的重量。善于掌握手术刀的灵巧手指,彷彿拥有魔法般,轻易将天使堕落的身躯带上另一波高峰。

    “啊、哈啊??嗯?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靠后穴稍稍去了一小波,备受冷落的性器只能泊泊地吐着液体,莉兹非但没有给十九号沉浸在酥麻快感中的馀韵,反而加大力度地操弄,而一直搂着头部的左手也抚上男性的喉结。这对现在过于敏感的身体来说,一举一动都是情慾的催化,一言一行都在让他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她注视着天使迷乱的视线,低语到:“嗯?我干你还不是拿玩具,这样你自己玩也行呀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直冲脑门的剧烈快感,天使语无伦次地喃喃,剧烈的喘息导致话语都不甚连贯,“不一样啦、完全不一样啦??喜欢这个、哈啊、喜欢莉兹莉兹嗯、好舒服唔啊——”

    灵巧的手指在炽热的甬道抽插着、像是爱抚又像是开拓,莉兹不再只攻击那敏感的一点,她越伸越深,在湿润的内壁刮擦,若有似无地在敏感点处打着转,就是不狠狠来个痛快。

    过强的感受平復下来,转变成令人心痒难耐的逗弄。快感变成潮水一波一波打上海岸,他只能渴求每一次的抚摸。

    “莉兹莉兹、嗯呜??那裡、那裡啦——想要!”

    “听听你说的话,”莉兹露出了笑,即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s,但她的确被娱乐到了,“这麽骚??我不讨厌喔。”

    那个笑容太眩目,双颊是些微泛红的兴奋,双眼直直注视十九号的身体,就像这具身体是世上唯一能让她提起兴趣的个体。这样的意识几乎让天使失神一瞬,紧接而来的是另一种使他浑身颤抖的快感——他的小穴又去了一次。

    只是被全心注视着、只是被肯定着、只是被拥有着,就让他到达了一小波高潮,简直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“哈啊——莉兹莉兹太狡猾了啦嗯嗯嗯??”

    没理会天使诱人的低语,也不管去了两次的身体是何等敏感,莉兹突然用力搔刮甬道内带来快感的那一部位,并且命令道:“把舌头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十九号几乎是立刻照做,甚至都没有经过思考这一动作。他张开嘴巴,艳红的舌头向上吐出,完完全全准备接受来自莉兹的任何「奖赏」。

    莉兹用力向着那红嫩的舌尖咬了下去,血与莉兹的味道冲击感官,疼痛传递四肢百骸,屁股下意识地紧缩着,挤压着莉兹的手指往更深处靠拢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他射了。后穴自不用说,打从一开始就没被碰过的性器更是小股小股地射出浊液,彻底弄髒他完好的衬衫,留下暧昧的水渍。剧烈的高潮几乎让他晕眩了几秒,所谓的爽到升天还真不是夸的,即使回过神来也完全不想回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嗯??”

    他还在小声低吟着,莉兹只咬了他一瞬,虽然没吻到、但那仍然甜蜜非常。他们结束了这次的「奖励」,剩下的只有莉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他脑袋的温柔爱抚。

    “喜欢、唔嗯??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小段时间,待莉兹确定十九号差不多回神后,黑髮女性一把拉开还抱着她的天使,槌着发麻的双腿、一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以踢了踢还躺在地上享受的十九号当作双腿的復健,一边不客气地说:“爽完了就起来干活,还有把这裡整理乾淨然后换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十九号却像撒娇般地爬过去抱住莉兹的一条腿,毫不在意地把脸颊放在莉姿的室内鞋上磨蹭。说出的语调还带着情慾过后的沙哑,如同叹息一般:“莉兹莉兹也兴奋了呢,我来帮莉兹莉兹舔吧!”

    抽出脚,莉兹厌恶地踩了踩天使的手心,这让他又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奖励已经没了。起来做事!”

    “哎哎。”天使知道这下子诱惑是行不通了,便支起上半身,浑然不觉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就像被狠狠「疼爱」过一番的样子,先不说天使这个种族最基本的高颜值,十九号本身若有似无地散发「来幹我」的气息,放在外面肯定会引起各种方面的暴动。

    总是有用的,到莉兹身上、到他最想诱惑的人身上,怎麽就一点效果也没有呢?不过意志坚定这一点他也非常喜欢就是了!

    “为什麽奖励只能用手指?”十九号一边整理一边抱怨道。

    莉兹已经坐回办公椅前,女性闻言冷笑:“不过就是抓到我实验结果的一点纪录错误,你就嚣张起来啦?”

    十九号像要表达不满似地朝莉兹吐出小舌,莉兹只注意到其上的咬痕已经完全復原,只能再次感叹天使的自癒能力。

    “过来,”待整理得差不多后,莉兹勾勾手指,十九号立刻就像大型犬一般蹦蹦跳跳地跑了过去,全然把那一点小不满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十九号长跪在地,脑袋和着双手趴在桌子边缘,方便莉兹能抚摸他的头。莉兹也习惯性地摸了摸柔顺的头髮,散发柔光的天使光环让她眯起了眼。与动作对比的则是语气的冷淡,莉兹说到:“把资料拿去看,然后找出所有必要情报,做成报告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唔喔!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要看到报告。还有我今晚不回家了,明天再回去整理行李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十九号闻言看了看实验室内唯一能让人休息的黑色沙发,确定了上面的枕头和被子还在。“喔!那我就晚上来做,莉兹莉兹睡沙发吧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实验显示,天使是种能让身体及大脑长达3天不眠不休无伤运作的生物,稍微回忆了一下这几天对方都有好好睡觉,于是莉兹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基本是合理主义与实用主义,没道理明明对方无所谓、却还强迫人家接受人类的生活习性。不过她还是叮嘱到:“后天的任务很重要,你到时别给我出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——!”

    tbc

    只是為了不卡肉渣,以後不會再這麼長了??

    相信大家都知道   幹=操

    我兩個都會用到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